2017.07.11_真想撕掉那窗帘

真想撕掉那窗帘,破了那碍事的玻璃一跳了之。或今晚,或明日,运气不好那就再晚几日也无妨,反正总会有人会发现楼下那草丛里藏有那么一具不再那么有生命力和正在腐烂发臭的尸体,反正不出他的意料,不出几日他便可以算是真正地活过了,周围的人或多或少会因为这一次而记住他的名字,也许人们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忘记,这便是他活过的最好证明。

但这样做的成效甚少,远不能满足他最初的野心,仅为了成为暂时的焦点便拼尽所有,是自私,是愚蠢至极!但见过了这么多事后,他对这个世界实在是充满了失望,那些伪君子,将来活着不知还要遇到多少,他对周围的人早就生厌了,他的父母却全然不知,还准备待些日子放他出去看看外面。可他已经生厌了,一刻都待不下去了。他父母此时不在家,他说他现在他要采取一种折中的非常方式,只要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能让周围的人特别是那些整天生活得不痛不痒的伪君子记住他的名字的行为,他就可以行动,他等不急了,所以刚才他慌乱地撕掉那窗帘,破了那碍事的玻璃一跳了之,仿佛他活着受尽了世间委屈,恨不得早点脱身。

我敢打赌这人肯定是个神经病,要不然怎么会让自己留给世界的姿态如烂泥一般,令人恶心,好多人第一眼看过就不想有第二回,死得那么难看,脸反正是看不清了,少了很多肉,一个晚上过去应该有几十只老鼠喝过他的血吃过他的肉吧。 我敢打赌这人肯定是个神经病,要不然这么会和我现在的想法一样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