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8_不过如此

让我说说”不过如此”。

这四个字仿佛最应该是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说的,其中当然不乏最终吃到了”葡萄”的人,但其仍这样说似乎更有说服力,更颠扑不破,更不值得被”吃不到葡萄”者怀疑。

我想想,但也不过如此。

自从我看到”不过如此”后,我就为它着了迷。对我的一切东西,似乎都可以用它来描述,对我自己本身更是能够用它来总结:

吃的,穿的,戴的,用的,玩的,看的,说的,想的,听的,写的,全都”不过如此”,认识的人,能做的事,身处的周遭,拥有的物质和心智,统统”不过如此”。古人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下我算是可以解释了,因为不久你就会发现:不过如此。回首起来,实在是没什么值得喜悦和悲哀的,因为大抵都”不过如此”。

你想要的东西,等你自己握在了手里,过不了多久,便丧失了新意,因为你觉得它原来”不过如此”。

你喜欢的人,等你牵到了他的手,过不了多久,便觉不适合,有些倦,生了厌,因为你觉得他原来”不过如此”。

你辛辛苦苦地工作、学习,其努力和付出似乎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多得多,即使是丰收了一个满意的结果,仍有人会不失公正地给你说:不过如此。

到目前为止,你自视清高,特立独行,不屑于与周遭人妥协,或者是,你社交非常了得,点赞率高得出奇,许多人常来向你嘘寒问暖,又或者是你一个人随心所欲地流通在都市大大小小的盒子之间,但你仍逃不出”不过如此”的领地。

有人会这样想,似乎只要人不去作比较,”管它呢,自己开心就好”,又或是,”不说到底优于了多少人但至少优于了过去的自己,足够啦”,好像这样做对”不过如此”能有些逃脱。

“不过如此”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不过,”不过如此”若是用来聊以自慰,确实可以废掉一个人。

-End-


本文 由 John Mike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