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4_熬夜

Hello

熬夜

反观近期个人每晚的睡前情况,让我想到了一个情景。自己刚拿驾照那会儿,用着不太成熟的伎俩,在公路上驱使着一个随时都可能出状况的机器,前面的车辆缓缓慢了下来,自己则是猛的一脚刹车,结果是整个车一下子就熄火了。这样做会对刹车片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正如,每晚睡觉前5分钟还在用电脑,而顷刻间,就上了床,休了息的我。真是晨晨难起晨晨起,夜夜难熬夜夜熬。

微元思想

在去年准备考研数学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体会到了高等数学中的“微元”思想之妙。下面引一个关于用到这种思想方法的实际例子,这是在两年前的一段读书摘抄:
“比如我们考虑这个问题:如果要用一根绳子紧贴地面绕地球一周,可以想象必然是一根很长的绳子。现在如果我们想把绳子抬高到距离地面一米,请问绳子要加长多少?不会算的人可能会被地球这种大尺度给蒙住,而会算的人会立即指出绳子只需要加长6.28米就了。”

关于创业与创新

在去年,我有记录,简单讲就是满足用户需求。所谓的满足用户需求的考量标准是,有多少比例的用户在多大主观程度上能够为与你相关的想法以及干的事情买单。此外,我非常赞同,要想致富,就是创业这一观点,而创业其实质就是创新。前半句,好理解,因为公司存在的根本目的就是盈利。而后半句,源于人人都想赚很多钱,甚至更多钱,而资源是有限的,那竞争这么激烈,如何想尽办法将别人口袋里的钱转移到自己手中,并且合法合规,很是需要削尖脑袋去想这么一个生财之道的。那么,创业和按部就班的工作有何区别?这里我同样有一段读书摘抄可供参考:
“如果你觉得一个程序员一年做出300万美元的利润不太可能,那么不要忘记,我们谈的是他在极限情况下可以创造多少利润。这时,他的休闲时间为0,工作强度之大足以危害到健康。 创业公司不是变魔术。它们无法改变创造财富的法则,它们只是代表了财富创造曲线远端上的一点。这里有一个守恒定律:如果你想赚100万美元,就不得不忍受相当于100万美元的痛苦。比如,你终生为邮政局工作,省下每一分工资,那也是赚到100万美元的一种方法。可是,不难想象为邮政局工作50年是何等漫长的压力。创业公司将你所有的压力压缩到三四年。承受较大的压力通常会为你带来额外的报酬,但是你还是无法逃避基本的守恒定律。”

沉默中的大多数

王小波写过一本书,是由一些他平时看书或者感想集起来的一本文集,不过取名取得很好,叫做《沉默中的大多数》。我上初一就买了这本书,经常在上厕所的时候翻看,不单单是那时侯没手机,更因为这本书中的每篇文章都不大长,况且王小波文笔幽默,看起来更是放松。话说回来,单看书名,易引人思考一个问题,国家是民主集中制,倡导的是少数服从多数,让大多数都掌握了话语权,那么怎么还会出现“沉默中的大多数”这种情况呢?大多数人可能都会想到政治,想到少数服从大多数后,产生了新的少数,结果演变为了少数人在特权,大多数只好沉默,会想到支持者多的一方与支持者少的一方彼此之间所造成的关系上的隔阂。而我想说的是,还有一类大多数,即:暗物质。它占据了我们身处的宇宙近90%以上的空间,也有人说甚至99 % (引自李政道于2001年的一次报告)。它们才是名副其实的沉默中的大多数,在人类群众内部,我们自分为多数和少数,而在这如鹏之大的宇宙星云之中,我们却对这一群真正意义上的“沉默中的大多数”不以为意。
-2021.04.13

-END-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文 由 John Mike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