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tle: 马哲老师与学生

Date Noted: 2017.11.03

所有的教育,在一个孩子无能质疑和反抗的时候都能够做到教育他说“1+1=2”或“1+1=3”等不论对错的知识这一事情,他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必须依赖这样的教育,没办法,因为他无法自我教育,对他而言一切事物都有待于学习和认识,他接收到的信息有对有错,孰多孰少且不论,但他总是要长大的,迟早会脱离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单位,有了自己的脑袋之后就很难被“教化”了,对教育有看法,有异议,这对老师来说实在不便于他们管理这类“人才”,对学校来说也是这样。

老师的应付措施应该有两个,一个方法是在学生提出抗议或表现出不同于大多数脑袋的看法或异议时,及时地不断地打击抑制该类学生的意志,以便再次树立或强化老师自身在大多数学生心中的不可动摇的权威形象和神圣地位,第二个方法则是老师的绝招,即你若执意坚持要想表现“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那么老师他从今往后就不再与你交流,对你表现得比性冷淡还要性冷淡,此后的一切会让你体验到何为“由熟人变成的生人将比生人还生”。

对我而言,我希望老师心胸开阔,教书的人不能把学生教“死”了,有老师在课堂之初便强调自己的课堂与其他人的课堂是两码事,尤其是谈 上课过程中的开放讨论是多么地开放以及自己是多么地尊重学生的异议,即使不同意其观点也会为其勇敢发声而点赞,不过课上了一段时间,我便觉得自己受到欺骗,倒不是我在课堂上和老师“斗智斗勇”,我没那般神通的本领和厚实的本钱,以上的现象纯属写给我自己,就我所思所想,所见所闻,发表的原因不是在于我多么痛恨老师,而是痛恨上述老师的作为,颇有误人子弟的感觉。我认为这文章什么都不反,若有人强说这是反教育,恐怕也说不通,我尚且还在接受教育,在体制之中反体制,不是自不量力吗,我认为,我只是在启示一些人,仅此而已。


[<--Go back to Articles]

Home
My Hobbies
Navigation
Contact Me